Catch Yo

诸君,我喜欢悲剧

克隆之心【盾冬】

梗虽然老但是看一次虐一次……这样绵延不绝直至永恒的爱实在令我佩服。我喜欢他们之间的美好纯真和相守相望,不单是吧唧在坚持啊……

kaya和卿:

预警,这篇有点虐。应 @annliu 点梗我历经坎坷终于虐了我的大cp。相信我我是爱盾冬的,还有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大家多包涵。



克隆之心

 

他从温热的液体中醒来,水中有氯的味道,耳膜里有水流冲击的不适感,就像鼓皮湿透水,闷闷的。

 

他慢慢地坐起来,浸泡液发出哗哗的声响,他有轻微的恍惚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赤裸地从沉睡槽中站起来,脚踏上地板的一瞬间他竟感觉像回到了70年前那个脆弱的自己,无力而冰凉。他在整个实验室里随便找了件外套穿起来,赤着脚走出房间。

 

“Jarvis!”他开口的时候发现喉咙有一种黏膜被撕开的感觉,整个走廊空荡荡的。

 

“Cap,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空气中传出人声,也许是耳膜里的水声在作怪,Javis的声音听起来变得稍许不一样了一点。

 

Steve觉得浸泡液似乎在不断蒸发,带走着他的体温。他迷茫地看着整条灰白的走廊,“我是不是睡了很久,”他觉得得有点恍惚,“Bucky和Tony他们呢。”

 

“Cap,请沿着走廊去到左手边最尽头的房间。您会找到他们。”按照指示,Steve扶着墙开始往前走。走廊似乎变得更宽了,他想也许是睡得有点久脑袋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当最终走到走廊的尽头拧动房间的把手的时候,他莫名地有一点恐惧,那种微凉的金属触感从手心传入他的脑中,让他觉得陌生而遥远。

 

房间里没有人。只有一台...他不知道是电脑还是什么,他不确定地走过去,然后他触动了电脑旁的指纹识别器,整个电脑好像一个打开的盒子,自动从平面延伸出另外同样大小的屏幕,一个女声电子播报立即响起。“Steve Rogers,身份辨认。视频No 33203启动。”

 

滴答,滴答。Steve似乎听见房间里有秒针走动的声音。晃动的电脑屏幕很快吸引了他的视线,他扶着沙发坐下来。

 

然后Bruce的脸很快出现在了屏幕上,Steve马上发现,他看上去很不一样了。原来的黑发被银丝代替,他的脸比以前更黝黑,他看上去....老了很多。视频里的他坐在此刻Steve坐着的沙发上,只是现在的这个更旧。

 

“Hi,Steve,”Bruce对着镜头问好。能够再听到熟人的声音感觉意外得好,Steve这么想着。“如果你能够看到这段视频,就代表了Bucky是对的。我很高兴,非常高兴...”Bruce微微推了下眼镜。“因为直到上个月,Tony最终去了乌克兰的扎波罗热州,和Pepper,还有他们的儿子Marcus一起。而这里马上就会撤空。”Bruce停顿了一下,深呼了一口气,“Steve,我们最终还是败了。整个复仇者联盟,现在只有我和Barnes中士在这里,而我马上也要动身回去南美。”Bruce停顿了很久,“自从Nat和Clint死后,Barnes..他是唯一个坚持到现在的人。”

 

Steve感觉到那种滴答,滴答的声音又进入他的脑袋里了。Bruce说的话像从脑子里划过的锯条,Steve觉得自己好像得了听觉性失语,完全不能理解他说着什么。他直直看着屏幕里的Bruce坐在他对面,而听到的那种滴答声忽然大的让他头疼。

“Cap,我们等了.....整整三十年。而我不知道Barnes还要等多久。” Bruce的声音听起来压抑而难过。

 

Steve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梦中,他忽然才发现,整栋复仇者大楼除了那滴答的响声,一切都显得安静而可怕。他慌乱地扫视着整个房间。然后他看到在窗口边的电子日历在不断地发出那干扰着自己的滴答声。

日历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着一排数字:2093 08 24。

 

 

※※※※※

 

奥创之战之后,美国政府损失惨重。他们对于复仇者的行动开始实行严格的管制,而新上任的总统认为复仇者并不能够很好地保护美国,更甚是将来美国潜在的威胁。

 

他们有Tony的支持并不害怕财务上的问题。然而政治立场的敏感使得他们变得举步维艰。在某次任务中,他们因为没有后援而苦战,最后在杀出重围的时候,Steve被一种机器人的激光从正面刺穿,然后他直直地向地上倒去,在一片尖叫声中Bucky奔向Steve并抱住了他。

 

Steve是超级战士,但他并非不死之身。那一天,他当场死亡。

 

复仇者们痛苦而愤怒,Hulk砸碎了剩余所有机器人的头颅,Clint用箭射穿了军用直升机上拍下这一幕的摄像头,Thor的锤子将Steve身边的路面砸的彻底粉碎,而在飞散的碎石中,Bucky紧紧护住Steve已经冷却的身体,眼神肃杀而冰冷。复仇者们杀红了眼,当Bucky抱着他的尸体撤回复仇者总部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抱有希望了。美国队长的死亡彻底意味着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他们失去了领袖,失去了重心,全美国的公民早已通过直升机的摄像头看见了他们曾经信仰的人死去了,复仇者联盟已经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从Steve死亡的那一刻起,Bucky Barnes什么话也没有说。他始终坐在人群之外,他看着别人为Steve蒙上尸布,将他推进冰冷的柜子。至始至终,他都沉默不语,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直至最终别人关上柜子的门。

 

当晚Bucky就和Natasha去了由政府重兵把守的前神盾局武器库。当漫长的夜晚过去,黎明到来的时候,他们回到了复仇者大厦,Bucky的左手彻底断裂,后背和腹部分别中枪,Natasha左耳失聪,右手中弹,但是他们带着GH-325浓缩液回到了大厦。在彻底昏迷之前,Bucky将浓缩液交到Bruce手上,“救他。”这是他当时对Bruce最后说的话。

 

Bruce和Tony当即将浓缩液进行少量注射,然后将Steve的尸体放入稀释后GH-325溶液中。仪器中心跳的线图从始至终都未曾跳动过。然而根据Bruce的计算,Steve的身体有可能将在今后漫长的岁月中恢复,又可能,直到最最后依旧是在死亡中沉睡。

 

Bucky再度醒来后是三天之后,当看到蓝色溶液中沉睡的Steve,他只是用手小心翼翼地触摸着沉睡槽透明的玻璃盖。他说,“我会等到他醒过来的那天。”

 

当时所有的人都愿意相信,会有奇迹的那一天。然而没有人意料到,这需要多久的岁月。

 

Natasha和Clint在两年后死于政府蓄意策划的阴谋中。

 

 

※※※※※

 

Steve看着面前一片雪花的屏幕,脑海里不断被电子日历的时间走动的声音敲击着,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恶心和晕眩,他缓缓站起来,额外艰难地走到那个滴答滴答在跳动的电子仪器前,看着那排时间 。

 

2093 08 24。

 

窗外是炫目的白,刺眼的日光照射进来。Steve抑制不住地呕吐起来。当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倒在了地上。在他即将闭上眼之前,他模糊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打开了门,然后向他跑来。

 

耳朵里好像再度充满鼓噪的杂音,只觉得很远的地方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Steve。

 

 

※※※※※

 

 

他从温热的液体中醒来,水中有氯的味道。他猛地坐起来,沉睡槽中的蓝色液体哗啦啦地扑出槽外,有一些熟悉的场景,可是他想不起来哪里。他感到一阵茫然,挥之不去的乏力感包围着他。

 

“Cap,很高兴你醒来。我已经通知Barnes中士,他会尽快赶来。”房间中突然响起AI的声音像是一双突然触碰到他的冰凉的手,让他打了个激灵。

 

窗外下着雨,雨水倾泻而下打在玻璃窗上,并伴随着低沉的雷声,整个世界仿佛沉寂在水下。

 

Steve从沉睡槽中赤裸着站起来,一步又一步地缓缓走向窗前。他望着外面捶打着玻璃窗的雨滴和灰黄的天空,突然想起谁曾说过:

 

God is in the rain , and life is in the rain.

 

然后他伸出因为浸泡而充满褶皱的双手,轻轻触摸着玻璃窗。他看着窗上因为他湿漉漉的手心而留下一个个水痕,和另一侧的雨滴形成一种对应,而顺着他的手臂,那些未干涸的蓝色液体悄悄淌落在地上,然后他看见了,在窗户的倒映中。

 

那道从他的腹部一直往上延伸到喉口的狰狞的伤疤,像是他曾经被彻底劈开一样。

 

从这里开始,在这唰唰的雨声里,他的记忆好像突然疯狂生长的藤蔓,在每一道脑沟里迸发出来。他记起最后一役的时候他们苦苦等待援兵的焦灼和最后鱼死网破的决绝,接着是他被击中时候的感觉。他倒下去的一瞬间时间仿佛变得特别缓慢,他记得那一天也下着雨,掉落在他眼里的水珠让他看不清接住他身躯的那个人脸上的表情,然后整个世界都那样在他的意识里褪去了。

 

接着他想起上一次醒来时候那种滴答声,以及Bruce的视频。

 

他说,Natasha和Clint死了,他说他们等待了30年。

 

然后,在他被那个记忆再度刺痛前,一个温暖的怀抱带着干爽的毛毯裹住了他。

 

“Welcome back。”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

 

Steve看着面前的人在不断地忙碌着,记录着他的各项身体指标。他和记忆中没有变化,又或者说,就是因为太像了才不像。

 

那双蓝绿色的眸子会时不时地注视他,那双眼睛是灵动的,不再带有曾经最黑暗时间里的那种孤独和冰冷。

 

那双记忆里的手会温柔地拂过他的手臂和脸颊。是的,双手。那支金属左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完整的手。那双手和曾经一样,修长而骨节分明,完整而灵活自如,在各种他看不懂的仪器间游刃有余。

 

“Steve,你的各项指数都比较平稳。我想你的血清仍然在工作,只是活性比从前低很多。”还有他的声音,依然是那种不高不低不疾不徐的节奏,就像他成为Winter Solider之前。还有他那对于那些现代仪器的结果所表现出的了若指掌。这个人带着他最熟悉的人的气息,却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你是谁?”这是Steve第一次向他开口,在漫长的岁月之后。

 

他看着对方停下了所有手上的动作,然后慢慢走向他,站在他的面前直视着他,眼眸中带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温柔。

 

“Steve,你知道吗,我非常非常地高兴,真的。”他开口对他说,用一种不同于之前的严肃,甚至带有一点点的悲伤望着Steve,那蓝绿色的眼眸配上他平缓的声音,就像G大调的旋律拂过Steve的心。“因为我是那个能亲眼看见你醒来的人。”

 

 

现在是2094年3月15日,离Steve上次有意识醒来相隔了半年,他甚至不相信自己怎么能够一下子失去意识半年。而他的最后一战,是在2019年,是的,75年前。这也意味着,可能除了索尔,其他的复仇者都已经离开人世。他感到心口有种反反复复的疼痛一直纠缠着自己,让他无法集中精神去思考这个问题。

 

在之后的两天里Steve做了最基本的肌肉恢复训练,对方为自己做了好几次测试,有的时候结果好像就如第一次一样很不错,而有的时候他只是看到他漂亮的眉头拧在一起。Steve不喜欢现在的情况,他感到虚弱而不安。他又反复看了几遍Bruce的录像带,在录像带的后面几分钟,Bruce告诉他,Bucky会留下来照顾他,而他也掌握了足够多的知识如何看护他。

 

录像的最后,Bruce对着镜头说:“Cap,我真心希望你能够快一点看到这段录像带。如果太迟了的话,Barnes中士所作出的决定,实在太过沉重了。”Steve反复看了很多遍,但依然不理解这一段的含义。

 

在第三天的时候,整座城市依旧下着细密的雨,Steve被带着走出大楼,之后他们沿着一条公路驱车穿过大半个城市。他在副驾驶坐上感到惴惴不安,对方很体贴地保持着安静。一路上Steve只是默默地看着雨水打在玻璃窗上,外面的景色是残破而陈旧的街道,最后渐渐变成一片树林。

 

他们来到的,是一座墓园。

 

下车之后,对方撑着黑色的伞走在他的前面,他看着他握着伞柄且完好无损的左手。对方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确保他跟上来了。

 

有雨水飘落到Steve的唇鼻处,混合着树木中特有的清苦气息,他看着地上一个个的墓碑,都是曾经为神盾局工作过的同僚。不知怎么的,他觉得两天前的那种疼痛感又开始悄悄在他的整片胸口流窜着。

 

他们最终停留在两个小墓碑前。上面的名字是Natalia Alianovna Romanova,以及Clinton Francis Barton。

 

那细密的疼痛感似乎悄悄延至了喉咙口,让他觉得哽咽。

 

“Romanoff 探员和Barton探员在2021年死于当时执政党蓄意制造的一场爆炸中。那天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他们进入的那一层有恐怖分子残留的炸弹,而之前大家收到的密报说已经清过场。”对方的声音在淅淅的雨声里显得不紧不慢,听不出是怎样的情绪。“复仇者最后所找到的,都是一些残骸。”Steve捏紧了拳头,疼痛感在缓缓吐露的话语中渐渐越来越重。

 

“Steve,”对方叫了他的名字,他强迫自己抬起眼看着那双熟悉又陌生的蓝绿色眼眸,此时那双眼眸里包含着隐隐的悲伤,“他们都说,幸好那个时候你不在。”

 

是的,他不在那里。如果他在,又要如何去面对当时自己的过失。然而,这就是那两年里Natasha和Clint的心情。

 

Steve感觉到钝痛在击打自己,他强迫自己站直身体。Steve你得挺下去,他对自己说。

 

对方又带着他向里走了几步,走到一个墓碑旁,上面刻着他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名字--James Buchanan Barnes。

 

他的脑中充满着矛盾感和不真实,他看着站在身边的那个人,再看着那座墓碑。上面的时间是1917 - 2059 。

 

“James 在你出事故后和Romanoff探员一起找到了GH-325,那个蓝色的液体,他们希望用此来拯救你。”对方的眼睛牢牢地盯着他,“Steve,那个时候你是当场死亡的。James相信他一定能救回你,他在之后四十多年的岁月里不断等待,他相信有一天你会醒过来。即便最后Tony走了,Banner博士要走了,他都没有一秒钟想过要关闭那些维护你生命的机器,因为曾经Banner博士说过你的细胞在不断地修复,只是需要非常非常漫长的岁月。”

 

雨声渐渐变大,钝痛感在他身上不断疯狂地蔓延和扩散,几乎将他覆没。对方看着他,然后接着开口,“James他一刻都未曾放弃过等待你的念头,然后他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意识到他也许等不到你醒来的那一头,可是他又是如此期盼再次看到你,而更重要的是,他要确保维持你生命的系统能够被一直维护,而能够如此执着坚持的人,唯有他自己。”

 

对方的声音不再平缓如常,带着几可察觉的波动,“所以他克隆了他自己。”

 

此刻,除了雨声,Steve所能听见的只有轰鸣而过的心跳,他觉得血液里带着尖锐的铁屑在他身体中奔涌,刺伤着他全身的细胞,他感觉到眼睛里有什么夺眶而出,顺着他的的脸颊低落下来,随着雨滴落入了土里。

 

对方不在看着他,转头面向那座墓碑“起初,克隆体的情况并不稳定,死去过很多胚胎。有的甚至已经成人,可是体质意外的不如本体。后来虽然稳定了,可是所有克隆体的寿命都非常短暂,只有十年左右。”对方走近墓碑前,慢慢地蹲下,将手里的伞遮在上面,然后他伸出手拂过碑面上那个逝去的名字。“但是每一代被克隆出的我们都带着James生前对你的回忆,在我们短暂的生命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去相信和等待你有一天会醒来。每一代的我们都无怨无悔地等着,然后在自己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去再度复制自己的躯体,自己的记忆和对你的执着。”

 

对方站起来,在细密的雨中和他对视着,然后他对Steve伸出手,“Steve Rogers,很高兴见到你,我是James No#32。无比荣幸能够将你带到这里。”

 

Steve看着他,他发现32号和他的James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他几乎分辨不出。他看着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脸庞,双肩,手,可是他的眼睛和曾经的James一样明亮,一样炙热地看着自己。

 

他再也抑制不住地向前跨住一步,然后拥抱住了32号,他咬着牙让自己不要再落下泪来。

 

“我也很高兴能再见到你,Bucky。”

 

 

※※※※※

 

Steve的身体并没有完全得恢复,那种疼痛不是幻觉,经过测试之后有很大需要他要再次在沉睡槽中恢复。

 

他曾一度拒绝再度躺入沉睡槽中。他想凭借自己的意志生存下去,然而32号对他说,他只要再忍耐一段时间就能完全恢复,而这是James这辈子最后的心愿。

 

当坐进沉睡槽之后,Steve回头问32号,“我多久以后可以醒来。”对方小心翼翼地抬起手,轻缓又几乎没有触及到一般地拂过他的鬓角,然后落到他的肩头,“很快的,我保证,我会在这里等你醒来。”Steve看着他眼睛微笑时眼角的褶皱,突然心里觉得有一种酸涩。

 

沉睡槽的玻璃罩缓缓阖上,当GH-325的溶液最后即将覆没他的脸时,Steve对着对方说了一句。

 

等我回来。

 

 

※※※※※

 

Steve是在一阵震动中醒来,他感觉到水流的剧烈的波动。

 

当他起身坐起来的时候,见到的是当年15岁时一般年轻的James Barnes。

 

“Steve,你醒了!”和当时完全一样的活力。“抱歉,我在仪器操作上还不是太熟练。”对方拿着大毛巾小跑到他身边,开始替他擦拭着浸泡了太久的身体。

 

Steve一把拉住他,焦急地看着对方,“几号,你是几号?”太快开口让他觉得喉咙口有撕裂感,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又错过了多少时间。

 

对方笑了,眼睛亮得让人感到羞愧。“这次没有太久,我是34号,很高兴见到你Steve。”

 

32号在Steve休眠后的一年内迅速衰老。而33号克隆体比预计提前了两年退休,34号在之后的一年接手。

 

Steve在他的帮助下度过最初的恢复期,这一次疼痛感不再如此明显。但是他还是感觉到血清的力量在消失。

 

对方还只是个孩子,却保有对Steve生前的记忆。他说,当他第一次醒来时,那些记忆就好像一个真实不已的梦境,带着一种情绪,让他对Steve产生了一种类似于映射效应一样的依赖感,即便他只是隔着玻璃罩看着他沉睡着。对方带着一种年轻男孩子特有的羞涩笑容向他诉说着一切。 而Steve,他觉得有点悲伤。

 

“你不该为了一个不真实的设定而困住你自己。”他对他说,即便你是一个克隆体。

 

“为什么,那些事情不是真的吗。”对方看着他,眼神里的认真让Steve顿了一下。

 

“即便曾经是真的,但那对你来说,也不是真实的事情。”Steve想对他说,这不是你存在的意义。

 

“不,Steve。那些事情于每一个Bucky Barnes而言,都是无法被代替和忘却的。无论他重生多少次,无论在多少个不同的身体里,我们的灵魂是一样的。”

 

那天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哭,但是他记得有汹涌的情感在他的内心翻涌。他们曾经经历过太多的分离,太多的等待。物换星移之后物非而人是。

 

五个月后Steve再次被迫沉睡,那时候的34号已经犹如和当年参军时的Bucky一般高大强壮了。

 

※※※※※

 

之后的每一次醒来,亦如32号曾保证的那样,Bucky的克隆体都在实验室里,犹如得到预告一般的知道他会醒来而等在那里。

 

他遇见过比15岁更年轻的James,又或者是年长得多的,已经有了白发的。他感觉到就像曾经生前他和Bucky发誓要经历对方今后所有的岁月一样,每一次醒来,他都看到每一个不同阶段的Bucky Barnes陪着他。每一次他都感觉自己比以前好转,但心却一次比一次更苍老。

 

他衰老得很快,因为伤痛的折磨。GH-325最终带给他的是陆陆续续几年的生命而已。

 

当最终不记得的第几次苏醒之后,有一次他坐在轮椅上看着外面的夕阳落山时,突然感觉到自己依旧感谢最后这几年拼凑的岁月,尽管已经没有血清的存在,却依旧以一种卑鄙的方式得到那个男人的爱。

 

“你该进去了,Steve。”一双有些苍老的手搭在了他的椅背上。

 

James 47号,和他相处了将近四个月,在最初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个中年人的Bucky正拿着书本,像是Steve曾经做过的无数个梦里他梦见到的未来一样,在阳光的照射下Bucky在三十年后依旧帅气不已。“天呐,我以为我有生之年等不到你醒来了。”对方当时高兴的神情现在还在他的脑海里回放。

 

“Bucky,”他已经习惯在听到对方的编号之后只是笑一笑继续这个称谓了。“这一次我不想再躺进那个机器里了。即便很快死去,我也想和你一起。只是你和我。”

 

对方愣了很久,久到Steve觉得又要来一场持久的辩论才开口。出乎意料地这次对方却不再坚持,“好,Steve,就你和我。”是的,47号曾考虑过,以Steve的身体其实他不能再坚持很久,然而Steve为了James的临终的希望一次又一次躺进那个机器里,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都忘记了最初的意义。然而,也许还有一点私心吧,但是他希望能够一直陪着Steve。一直到最后。

 

“走吧。”他为他拉了披在膝盖上的毛毯,然后推着他慢慢走回屋子里。

 

 

几周后,Steve在沉睡中去世。而47号带着他的骨灰穿过大半个城市,最后将他埋在了James的身边。

 

 

当最后关掉实验室所有的设备之后,47号坐在实验室的椅子里,看着沉睡槽,觉得眼皮很重。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想小睡一下。

 

END.


评论
热度(359)
  1. lyushuangkaya和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üshuang

© Catch 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