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Yo

诸君,我喜欢悲剧

【喻黄】金玉其外-番外四

啊啊啊一年多后重新翻出来看,才注意到太太最后一句。是不是,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想起大孙一共有两个弟弟,另一个是不是孙哲山(*σ´∀`)σ?

白鹿鹿鹿:

打喻黄tag是因为这文本身是喻黄的,只不过这番外是双花的……请大家不要跟我计较细节的问题。。。【土下座Orz


因为看完结局又看了本的姑娘跟我说想看双花甜甜蜜蜜的真、结、局,所以我就把出本前砍掉的番外四挖了出来……


全章双花,请随意食用。


是正文六年后,也就是一起走过十年啦。


===========================================




番外四 · 愿你被世界成全


 


张佳乐睡觉总是很浅,一点点轻微的响动就能把他惊醒。睡到大半夜听到楼下有开门的声响,便迷迷糊糊地翻身起床。披着睡袍下楼,借着窗外隐约透出的光,只见一个昏暗的人影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已经司空见惯,还真会吓得够呛,不过张佳乐知道那人只是睡死了过去。


张佳乐放轻了脚步靠过去,俯身伸手,还没碰到那人的脸就被一手抓住。早就见识过这人异常敏锐的反射神经,张佳乐连表情都没有变化,安静地等那人开口。


孙哲平没有睁开眼睛,抓着那只手轻轻摩挲,熟悉的触感让他眉心舒展,“吵醒你了?”


张佳乐轻轻地笑了,“听说你今天要回来,我就一直等着,本来也没睡深。”


“有什么好等的……”孙哲平的声音透着困倦,“下午就到了,汇报工作耗到现在,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张佳乐凑到男人脖子前嗅了嗅,孙哲平含糊地笑了声,推开他的头,“我都一周没洗澡了,又酸又臭,你倒不嫌弃啊。”


“我要是嫌,早就把你从沙发上踹下去了,这还是布艺的呢。”张佳乐伸手去解迷彩服上的扣子,布料已经变得硬邦邦的,显然被汗水和灰土浸透了一遍又一遍。


“换个皮的吧。”


“我就喜欢布的。”


“啧。”孙哲平尽力支起一点身体,好让衣服脱离身体,“养刁了。”


张佳乐没接他话,摸上裤腰,奇怪的式样让他皱了眉,仔细一看才发现孙哲平没穿皮带,直接拿订书机把裤头弄成了合腰的尺寸,“你也不怕跟领导握手的时候裤子掉了啊。”


“走得着急,没带松紧腰的,脱裤子都多费个扯皮带的时间,麻烦。”


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把裤子也脱下来,过程中一直担心已经有点掀起的钉子刮到孙哲平。不过等看到全身大大小小的擦伤后,他就彻底没了脾气。


“你啊……”他正想说两句,但又觉得不应该像个家庭主妇那样唠叨。挣扎了半晌,张佳乐最后还是走去端了盆水,拿了毛巾和毯子打算给孙哲平擦擦身体。不过就这么一点时间,沙发上的人就已经陷入深眠了。


张佳乐无声地叹了口气,拧了毛巾小心翼翼地开始给孙哲平擦澡。这具身体再怎么健壮傲人,张佳乐都已经见了无数遍,所以对付起来完全没有以前的不好意思,到最后干脆还把内裤也扒了,连那总折腾他的器官都擦了个遍。


换了条毛巾继续擦脸,突然隔着布料感觉到掌心下的眼皮微微动了几下,张佳乐拿开毛巾,刚好对上孙哲平睁开的眼睛。


“怎么了?”


“被你这么擦我还睡得着?”孙哲平翻身躺到地上,下面垫着厚厚的羊毛毯,也不会觉得太凉。他拉着张佳乐躺到身边,长臂一伸环在怀里,勾起毯子把两人盖严实。


张佳乐枕着他的手臂,手环上那结实的腰,嘴上还是故作嫌弃,“你自己脏就算了,还拉着我睡地板。”


“呵呵。”


平日里两人都习惯裸睡,所以孙哲平脱睡袍的动作那叫一个简单熟练。张佳乐佯装要逃,结果被一手扯了回去。孙哲平半支起身,崩了好几道裂口的手揉捏着那赤裸的身体。窗外的月光零星洒落,衬得那莹白的皮肤更加惹人垂涎。他情不自禁地凑到那还散发着沐浴露淡香的脖颈间,细细地亲吻。


张佳乐被孙哲平那头短刺的头发磨得发痒,笑着去推对方的头,反被摁着腰挠痒痒。“啊哈哈哈……别……快停下来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别挠了哈哈哈!”


羊毛毯被他们一阵翻滚弄得凌乱,大半截还被张佳乐无意识地拽在手里去挡腰间的皮肤。他略长的头发散乱着,就着薄汗黏在脸颊上,有几根甚至被咬在嘴唇里,随着他喘息的节奏在唇边轻轻抖动。


孙哲平俯身撑在张佳乐身上,高大健壮的身体瞬间隔绝了闪烁的亮光。他伸手抚上那张半掩在阴影里的脸,将发丝都拨开,眼睛对着眼睛,鼻子抵着鼻子,微微干裂的嘴唇印到那湿润柔软的唇瓣上,霎时间呼吸交错,唇舌交缠。




【省略一千字,贴图被审核了,给我回复给你们看呀【喂


【无意中共享去微博结果中间的图片留了下来。。。微博真是个神奇的网站】




再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加湿器运作的声响让人身心舒畅。张佳乐眯着眼睛往身旁摸索,感觉到空的被窝还带着余温,他慢慢睁开眼睛,瞥了眼床头柜的闹钟,更加心安理得地多伸了次懒腰。


刚洗漱完出来工作用的手机便响了,这几年他虽然更偏爱导演这个副业,但台前的工作依旧不见减少。原本约好了今天去工作室那边挑一下剧本,结果……张佳乐按下接通时还是有点愧疚:“森哥……”


“我估计你这时候能起床,不是吵醒的吧?”


“没有,我刚洗漱完。我等会过去吧,你先去吃个午饭?”搬到孙哲平的住所之后,人员来往就没有以前那么随意了,所以就连跟范森谈事张佳乐都会特地往外跑。孙哲平上一次大动之后正式带他到家里拜访,当着三代人的面提出要跟他同住,张佳乐当时看到孙父凝重的脸色立马就推辞,结果反而被老爷子劈头盖脸地教训“太不像话”——在老一辈眼中,入不了门的小情儿才会被养在外头,名正言顺的就要名正言顺地住进家里。


被承认固然是好事,稍微知情的人都觉得张佳乐捡了个大便宜。但其实越是被接受,他就越顾忌自己的工作属性,总担心哪个不长眼的捕风捉影就影响到孙家。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还钻牛角尖想过彻底隐退,最后还是孙哲平耐着性子跟他开了一晚上家庭会议,才打消了他那些“不着调”的念头。


“春晚?”张佳乐正夹着手机挑衣服,听到那个词差点掉了手机,“我一个演员唱什么歌,不伦不类的,话说好听点拒了吧。”


“他们那边是觉得你唱歌还不错,可以参个合唱。这两年不也经常找演员上去唱歌吗?我觉得还是值得考虑一下的。”


“不去。”张佳乐开了免提继续说,“除夕那天家家户户都开电视看,曝光率太高了。”


“你不上春晚曝光率也高。”


“你又要损我了是吗?”想到范森谨言慎行的样子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张佳乐失笑,“我下一年只打算演一部拍一部,不过工资照发,叫他们不用担心。其他事见了面再说吧。”


挂断电话后张佳乐又收拾了一下发型,拿了副墨镜便往外走去。走到楼梯口听到楼下有谈话声,正准备退回房间,就听到孙哲平在楼下招呼:“下来吧,我们都谈完了。”


张佳乐走下楼,发现坐在一边的青年是孙哲平的弟弟。虽然同父异母,但两人的长相都随父亲,棱角分明,端正刚毅,一看就知道是兄弟。


“乐哥好,”认识了之后孙哲海倒跟他越来越亲,“谢谢你上次给的票!小宁也看得很开心。”


“你们喜欢就好。”当初孙哲海跟钟玉宁想看他新舞台剧的首场,两位少爷小姐一个心血来潮居然老老实实跑去排票,结果还没买到,回家好一阵消沉。事情传出去之后连孙哲平都拍案大笑,楼冠宁嘲笑说简直是圈里一整年的笑料。张佳乐知道之后踹了孙哲平一脚,立马让范森把票送了过去,也不知是不是这点小事就讨好了这个单纯正直的弟弟。


因为孙哲平回了原轨,所以落在弟弟身上的责任便少了很多。毕业之后他选了搞学术研发,也不知是哪个行业,总要呆在偏远地方,每次回来都灰头土脸又黑又瘦。这次来倒是认真收拾了一番,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大概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你不是有事要跟他说吗?”孙哲平提醒道,“他要出门了,赶紧说吧。”


“哦哦!”孙哲海连忙道,“乐哥,我跟小宁要结婚了……”


张佳乐听了满脸惊喜。虽然这样想有点高攀,但认识之后他就一直觉得这两个人像他的弟弟妹妹。“恭喜你们!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我会尽力的!”


孙哲平看他那兴奋的样子有点想笑,但他向来在弟弟面前都维持着不苟言笑的形象,便用拳头掩饰着咳了两声,“我都会忙得要死,你怎么可能闲得下来?”


“嗯?”


“是这样的,小宁希望你能出席,问题是这个虽然不公开但也不是普通场合,所以就征询了长辈的意见。”孙哲海解释道,“爷爷和爸爸让我来问大哥的意见……”


张佳乐愣了半天整个人都没缓过来,最后还是看向孙哲平,“我能去吗?”


“不是能不能,是你想不想。”


想去吗?肯定是想去的。遇上家人和朋友的婚姻大事,普通人都想送上祝福,但奈何结婚的两个人都不是普通人,张佳乐跟他们也不是普通的家人朋友。


“我当然很想去……”张佳乐思考了一下,“以朋友的身份出席可以吗?坐在不起眼的地方……”


孙哲平抬了下手,不着痕迹地碰了碰那垂在裤侧微微颤抖的手指,“我这做大哥的不能坐在不起眼的地方。”见张佳乐又没反应过来,孙哲平无奈,“我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迟钝啊?”


“以前被你欺负那么久都不吭声还不叫迟钝吗?”向来敬畏兄长的弟弟终于忍不住低声吐槽。


孙哲平刮了他一眼刀,又望向张佳乐,“你要全程跟着我,敢去吗?”


接客,敬酒,同桌……可能会很多人会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你,议论你,还敢去吗?


“我……”张佳乐有点懵,平时总能冷静分析利弊的脑子似乎有点失灵,巨大的惊喜将他推向了不理智的那一方,“我、我想去!”


孙哲平终于握上他的手,难以掩饰的笑意让他的眉目都变得柔和。


“好,那我们就一起去。”




【END】




所有的等待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愿你被世界成全。




P.S.“平”和“海”这个梗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懂了233


脑补到了家庭成员真是私设如山,大家看完请付之一笑~

评论
热度(364)
  1. Catch Yo白鹿鹿鹿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一年多后重新翻出来看,才注意到太太最后一句。是不是,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想起大孙一共有两个...

© Catch Yo | Powered by LOFTER